《全球通史》读书笔记·第一编 史前人类·第1章 人类——食物采集者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斯塔夫里阿诺斯的乐观与踌躇 高毅(北京大学历史系)

欧洲三大革命: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政治革命。
“今天,欧洲三大革命向全球的传播虽然是在不同方面的支持下进行的,但似乎仍在以加速度创造一种尽管在细节上不同、但在基本特征方面将是一致的世界文化。”

这段话道出了“三大革命”与后来广泛流播于全世界的现代文明之间深刻的渊源关系,从而凸显了现代文明崇尚科学化、工业化和民主化的本质内涵;同时它又强调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即由现代文明的传播所创造的“世界文化”将是同质性与多样性的一种辩证统一,也就是说世界各民族在接受了现代文明的本质内涵的同时,还将继续保留自己的某些可以与现代文明兼容的文化个性,从而继续维持各现代化社会之间的种种“细节上的不同”。
第一编 史前人类

本书第一编论述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前长达 400 万年的历史,而其余各编则论述人类文明社会不足 6000 年的历史,因此本书显然是以最短的篇幅来论述人类进化过程中最漫长的史前阶段。笔者之所以偏重人类进入文明社会后的历史,是因为人类历史的发展速度一直在不断加快。地质年代以 10 亿年为计算单位,人类史前时代以千年计,而自从进入文明社会后,纪年单位开始不断缩小,逐渐变成以百年甚至十年计。时至今日,每天都有许多重大事件无休无止地蜂拥而来,无情地包围着我们。变化之迅速确实已经引起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人类是否能够迅速适应变化,以避免被淘汰、甚至被灭绝的命运呢?

在史前时代的几百万年中,有两大转变为此后的全部历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其一是灵长类逐渐转变为人类,即具有思维能力的真正的人类;其二是人类的祖先从坐享大自然恩赐的食物采集者转变为日益摆脱大自然束缚、掌握自己命运的食物生产者。人类的形成农业的产生这两件划时代的大事,就是第一编的两章所要讨论的主题

第 1 章 人类——食物采集者

对过去的研究和描述,是现代人所取得的一项杰出成就。古人对他们之前发生的事了解甚少。希腊历史学家中最无偏见的修昔底德在开始研究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曾经说过,在他所处的时代之前,没发生过什么重大事件——对历史的不了解,使他对雅典的无与伦比的光荣和贡献不能有所认识。相比之下,我们这一代比过去任何时代都更注重历史。地质学、考古学、人类学、古生物学诸领域的科学研究成果,每年都在丰富着有关我们早期祖先的认识。这一科学名单上还应该添上能被用来从卫星、航天飞机和飞机上探测地面和地下情形的空间技术。卫星、航天飞机和飞机都配备了能够测量地面温度微弱差别的传感器。由于沙地、耕地、植被和不同类型的岩石均有不同的温度,并以不同的速度释放出自身的热量,所以传感器能够分辨出地面的松土是史前时代的耕地,还是古代的商路,亦或是古建筑的遗迹。因此,雷达成像技术除了已被用来绘制危地马拉丛林中的玛雅人的道路和哥斯达黎加阿热内湖畔的小径外,还被用来绘制横穿中亚的古代洲际丝绸之路。

空间技术能使我们找回人类历史失佚篇章的一个最近的精彩例证,就是发现了中国长城的断失部分。长城的某些部分早在几个世纪之前就已被淹没在数层移动的沙丘之下。1994 年 4 月奋进号航天飞机利用雷达成像技术发现了这部分长城——这些图像显示,在距中国首都北京以西 430 英里的边远地区,有一段长达 47 英里的长城。

类似的调查发掘和研究考证已将我们的认识拓展到了人类文明开始之前,即使那时候还没有文字记录。强调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人类知识在大约 5000 年前才刚刚开始学会书写,而人类的祖先即原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 400 万年前。我们应当考察史前时期这漫长的几百万年,因为人类正是在这段时期内形成的。在此期间,人类的远祖居住在能够发现食物的地方,和其他动物一样靠采集食物为主,而不是像他们擅长农耕的后代那样通过种养来获得食物。

一、从类人猿到人类

地球形成于约 50 亿年以前,而大约 40 亿年前地球上才出现最早的生命,即原生的单细胞生物。尽管人们历来都认为这种原始的生命与非生物有着质的区别,但现在的科学家们已不再接收这种将生物与非生物截然分开的观点,而把生物看作是由非生物自然进化而来的。他们按照组织的分类等级标准将所有的物质加以分类;无机物就是在这一组织的某一等级转变为有机物的。

脊椎动物和其旁系中的某些无脊椎动物及植物一起,约于 3 亿年前开始成功地适应陆上生活。最早适应陆地生活的是两栖动物,随后是史前时期的大批爬行动物,接着是鸟类,最后则是哺乳类动物。哺乳类动物在生物界占据统治地位已达 6000 万年。

人类祖先的演变发生在有 6—7 次大冰期和 5—6 次间冰期的更新世时代。当时急剧的环境变化迫使所有的动物必须能不断地适应和再适应新的环境。能否适应的关键不是取决于蛮力,也不取决于耐寒的能力,而是取决于智力的不断增长,取决于能否运用其智力使自己较好地适应环境的需要。人类靠自己的大脑而不是自己的身体,能适应任何环境。

**最早出现的原人是更新世灵长类动物**。一般认为,它们最早出现在非洲东部和南部的热带草原上距今约 400 多万年。这种灵长类动物的骨盆和腿与现代人极为相似,但其脑容量只有人类的三分之一,几乎还不及现存的类人猿的脑容量大。因此,这种与人相像的两足动物的运动系统是与猿脑般的大脑结合在一起的。

更新世灵长类动物在非洲草原上漫游了 200 多万年,在此期间,这种类人动物中先后有好几个物种都经历了出现、兴旺、最后又消亡的过程。

“非洲起源”理论认为,最早的人类起源于非洲,然后从那里迁徙到亚洲、欧洲、美洲和澳洲。爪哇出土的化石古老得惊人,足以支持人类多地域起源论者的观点。人类多地域起源论者认为,早期的人类是世界上的许多地方独自起源和进化的。

早在 40000 年前,智人出现了。从最宏观的视角来看,人类的出现是地球发展进程中的第二大转折点。第一大转折点是生命从无机物中脱胎而出。在第一大里程碑式的转折之后,所有的生物种类都通过适应其生存环境,以基因突变和自然选择的方式进化。生物的基因能够适应环境的变化——这一点在气候变化剧烈的更新世时期表现得尤为明显。但是随着人类的出现,这一进化过程发生了逆转。人类通过改变环境来适应自己的基因,而不是改变自身的基因去适应环境。今天,随着人类关于基因结构和功能的知识不断增加,人类很快就能够既改变其所处的环境,又改变自己的基因,地球发展进程中的第三个划时代的转折点也即将来临

只有人类能够创造自己想要的环境,即今日所谓的文化。其原因在于,对于同此时此地的现实相分离的事物和概念,只有人类能予以想象或表示。只有人类会笑;只有人类知道自己会死去。也只有人类极想认识宇宙及其起源,极想了解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和将来的处境。

当人类运用其超凡的大脑去改变其所处的环境以适应其基因,而不是像过去那样任由环境改变生物基因的时候,他就已经远远超出地球上的其他物种了。这也解释了为何人类当年在非洲大草原刚刚起源时毫不起眼,而今天竟成了地球上的统治物种。但这也引发了一系列疑问:为什么人类现在显得不能控制自己制造出来的环境?为什么人类日渐觉得自己创造的环境正在变得越来越不适合居住?

答案似乎在于基因进化与文化进化的根本差别。基因进化通过基因突变起作用。如果一个物种的基因突变符合自然选择的要求,它就会在生命史中短短几千年里成为地球上占统治地位的物种。其实这种进化模式也就是人类从更新世灵长类动物一直进化到智人所经由的道路。

与此相对应的则是,文化进化通过引入新工具、新思想或新制度能够(并且已经)在几乎一夜之间就改变了整个社会。只要看看蒸汽机是如何在 19 世纪时改变了整个世界,看看内燃机在 20 世纪中是如何发挥其功用,再看看今天的核能和计算机又是如何使我们的环境大为变样,你就不难理解爱因斯坦为何要警告我们:人类现在面临的要么是新的“思维方式”,要么是“空前的灾难”。

关键问题似乎在于,在技术变革和使之成为必需的社会变革之间,存在一个时间差。造成这个时间差的原因在于:技术变革能提高生产率和生活水平,所以很受欢迎,且很快被采用;而社会变革则由于要求人类进行自我评估和自我调整,通常会让人感到受威逼和不舒服,因而也就易遭到抵制。这就解释了当今社会的一个悖论:虽然人类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知识,变得越来越能依靠自己的意愿去改造环境,但却不能使自己所处的环境变得更适于居住。简而言之,人类作为一个种群面临的问题是,如何使自身不断增长的知识与如何运用这些知识的智慧保持平衡。如何平衡知识和智慧正成为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人类作为一个种群的未来取决于这种平衡的结果。

我们将会看到这一平衡问题已在整个人类历史上反复出现,并在今天由于我们的智慧无法赶上人类日益增长的知识而出现得更为频繁、更为急迫。

二、食物采集者的生活

技术:旧石器时代晚期 技术比 100按年前的初期 先进很多,但仍然原始
医疗技术:并不完全依靠巫术

政治:无专职领导人的政治机构;各自成群,自治团体(一般20-50人)
团体首领权利受严格限制,不存在由制度确立、为大家公认的强制性权利。
不运用权力而只是通过自身的影响完成职责。

经济:生产率低下

社会:一夫多妻被允许,事实上少见
男女关系最平等的时期,因为食物获取量几乎相等,甚至女人更多,女人提供的可食用物是主要食物来源。
男人狩猎动物,提供肉食;负责部落的防卫
女人生育抚养小孩,还提供了大部分食品
部落成员之间有很亲密的血族关系。互相帮助,对他人承担责任,共同为生存而进行艰苦斗争

但是,使旧石器时代的社会抱成一团的亲属关系的结合力既予人慰籍,又给人一种压抑感。个人完全俯首听命于团体或部落。团体或部落被看作是一支由死者、生者和未降世者所组成的无始无终的队伍,受到神灵世界所有看不见的神力的福佑。个人完全隶属于这支富有生命力的队伍。无疑,绝大部分人没有一种被拴住了的感觉,而是将自己视作这一队伍的参加者。不过,事实仍然是,置身于这一队伍虽有一种安全感,但随之而来的是发展的停滞。旧石器时代的生活方式的确能满足人们心灵上的需求,可这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胡同。……年长者可以和部落的敌人商定,去杀死那些不按部落传统生活的人。正是这种看来荒谬且带有强制性的传统,构成了旧石器时代社会的另一个十分重要的方面。

缺乏人力物力,无大规模战争(直到有了农业、生产率大大提高、人口相应增多时才有可能)
日常生活:饮食多样、健康
被迫不断迁移,住地附近的食物迟早都会被耗尽

信仰:英雄创造自然环境、安排供狩猎的动物、泛指人类,并教给人类各种技艺和风俗习惯
对自己和社会不抱历史的、发展的态度
图腾崇拜,以丰食物来源
巫师渐渐不完全地脱离食物生产与工具制作

宗教:不可能产生有很大社会凝聚力的神学
还未被作为控制社会的一种工具

当农业革命席卷而来时,食物采集者很轻易地就被食物生产者即农民推到一边,因为农业革命使获得更多的生活资料、养活更多农民成为可能,从而使农民不可阻挡地拓展到人烟稀少的狩猎区。这一事实解释了为什么农业革命一旦开始进行、食物采集团体便无法逃避灭亡的命运,也解释了为什么今天只有为数极少的食物采集团体能残存在因某种原因而无法开展农业活动的偏远地区。

农业革命还引发了城市化、阶级分化和社会分裂的连锁反应,损害了原始社会令人神往的平等,但这一来它也打破了部落传统主义的限制性束缚。

“不平等是文明的代价。”——奥威尔《一九八四》
“文明的特征包括:城市中心,由制度确立的国家的政治权力,纳贡或税收,文字,社会分为阶级或等级,巨大的建筑物,各种专门的艺术和科学,等等。

三、种族的出现

每一次人口的激增都是在生产技术获得重大突破时发生的。(技术的发展导致生产率的提高,从而使能供养的人口大大增加)

文化支配定律:
……能有效地开发一定环境中的能源的文化体制,常常会牺牲开发效率较低的体制,以求得自己在该环境中的扩大。……高级体制的特点就在于能比低级体制更有效地开发各种不同的资源,因而在大多数环境中,他们比后者更有效,其活动范围也更广阔。

在人类向各地分散的同时,逐步有了种族上的差别,出现了各种在肤色、发型和面型上有显著特点的所谓的种族。(环境因素导致)
关于人种差别,有一点很重要,这就是人种差别发生得很晚——在智人出现之后。因此,现代的各个种族都源自作为人类已获得充分发展的同一祖先。这就说明了为什么欧洲人能与他们所发现的所有地区的各个种族通婚;也说明了为什么人类现存的各个种族在与生俱来的智力方面彼此没有很大差别——这一点实际上已为所有的人类学者所赞同。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原始人或当代的澳大利亚土人与其他任何种族的成员一样,如有机会受教育,也大有希望毕业于大学。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