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也夫《城市社会学》第七讲&第八讲 · 读书笔记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第七讲  城市化

中西社会对城市态度的差别

中国:大多数人活在乡村和小镇,但是心向大都市

美国:大多数人住在大城市,却喜欢乡村、小镇

原因可能是,1,缺什么稀罕什么;2,中国几十年来偏袒城市的政策,导致城乡硬件差距大,城市机会也更多

对改革开放前30年中国城市化的解释

为什么这30年城市化缓慢,为什么城市化落后于工业化?

第一派观点:反城市主义说。主要原因在于领导者、决策者的反城市情结,比如上山下乡,以及毛泽东“城市老爷卫生部”的批评,比如《南京路上好八连》。

不能说没有道理,但是过于从掌权者的言辞去认识分析行为。很多政策、很多行动起始的原因大概不是仅仅从掌权者的说辞中所能透视出来的,可能还有其它原因。

第二派观点:工业战略说。认为城市化落后于工业化是一种策略、手段。共产主义思潮由城市中开始,后来转移到乡村,最终占领城市,夺取权力中心,从起源上就和刚才的看法不一样了。从目标上说,掌权者需要工业化,强国梦想。计划经济供应不足,消费和生产的割裂(计划者为了提高速度,优先重工业,认为重工业好了,轻工业还不简单吗)一方面,看到了城市有很好的生产机能,另一方面城市又是个巨大的消费体。重视工业,压制城市人口增长与消费增长。

第三派观点:偏向城市说。认为30年中物质资源上绝对地向城市倾斜。计划经济消费资源有限,只能给少数人(城市人),而不是农村人,并设立户籍制度。有一个面子问题:国家对城市撑起保护伞,要是弄不好就是政府能力不足。同时外界舆论媒体和城市有更好的联系,农村是沉默的多数,城市的事做好了大家都能看到。农村也试图接管过,但是人民公社失败了。农村人不得进城,除非用钱对换户口。粮票可以卖,城市户口也有价格,意味着政府向某一面倾斜,给了更多的利益好处、补贴,因而有价。

上海是个特例,上海在计划经济情况下是被剥夺最终的一个城市。上海是远东最大的城市,具有巨大的生产能力。但是每年上海大批的产值、利润都被中央提走了。虽然刚刚说剥夺人民照顾城市,但是由于当时的短缺,只能保证最低限,造成了当时谴责消费、鼓励生产的社会氛围。

城市化的定义与城市化的优势

定义:罗西的“城市化就是全社会人口逐步接受城市文化的过程,是人口集中的过程,也是城市人口占全社会人口比例提高的过程。”城市化应该有三大特征:1、人口特征(规模、密度);2、景观特征(外观差异);3、文化价值观(城市化的第二过程,没有这个就只是假城市化)

城市化的优势(联合国《城市化的世界》):1、对土地需求的减少。2、生产和消费集中(效率、回收废物也容易)。3、高密度人口可节省教育、医疗、宫水、垃圾处理、通信等诸多设备的设置与服务费用。4、北方城市供热效率(肯定高于各家各户独自供热)。5、更大的减少机动车的潜力(居住密集,面积不大,更可能通过公共交通活动)。6、城市的文化生活丰富(博物馆、美术馆、电影院等等)。7、社会经济发达(非营利性的经济,比如志愿者、为老年人残疾人的服务;跳蚤市场)

统计数字的陷阱

(略)

第八讲  农民工

统计数字所显示的农民工

(略)

中国工人阶级

第五次人口普查(2000年11月)农民工在二产中占比58%,07年农民工占二产从业者64.4%。30年间,中国工人阶级完成一次大换血,其中的三分之二都是农民工。《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有城市籍工人和农民工的对比:大多城市工人承受不了下矿的辛劳,甘于下岗并领取一份低廉工资,当然这相对于农民工也是一份特权。

工人阶级中的两种成分差异主要体现在:1、同工不同酬(城镇籍的正式工 和 农民工临时工)2、下岗选择权,并领取一份收入 3、向厂方提出利益诉求的一般都是城镇籍工人,农民工从不参与。无组织、无谈判力量、无伤残养老保障,拿最少的钱,干最多的活,享受不到城市人的居住权,居住的都是工棚,从不认为自己是这里的人。

中国经济奇迹的背后

主流经济学者强调政策英明,自由派学者更强调2亿廉价劳动力——农民工。这问题没有唯一解,两大因素早就了经济奇迹。一是开放(引入外资、产品出口)与半开放(允许人口自由流动,但有歧视性的限制),二是农民工不可思议的低廉收入。

(农民工的低廉收入更多的是由地区经济差异大,以及市场经济背景下,农村劳力技术水平较低,同时大量进入城市导致的低薪酬,“你不干有人干”,同时主观上现代意识与知识的缺失,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谋取应有的报酬)

薛勇“中国工人的月薪应该是多少”。一个美国工人一年创造104000美元,中国工人则是12642美元;美工工人有4W出头是工资,比率大约39%,并享受福利,总共的价值在6W美元左右。而中国工人创造12000+美元,以1:7.9汇率,就是10W人民币左右。按照同样的比例,工人的平均年薪应该是39000左右,月3200左右(全国平均,沿海应该更高),同时还有一些福利。

一般而言,战后往往有较大的经济增长,因而战争是经济跌入低谷,和平红利就能带来增长。改革开放之前中国虽然并非战争,但是阶级斗争 的方针路线胜似战争。改革开放以前,中国人民生活水平已经接近赤贫,城乡二元和剥夺农民的政策,带来了农村的庞大待业大军。直至30年后,中国农民工依然可以忍受超低的工资,因为他们的参考系是同样的在农村的兄弟姐妹,老家的贫困让它们接受了低工资。

低工资能完成劳动力的再生产吗?《基督教基础》,罗马帝国,抢夺奴隶一本万利,因为奴隶主不支付养育奴隶们长大成人的费用,让未来使用努力的成本激增。奴隶在未来的劳动中不配合,不投入智慧,蕴藏冲突。作者推导:奴隶社会在历史上并不长期存在,因为其不可持续性,只有短暂的辉煌,不可能成为一个社会主流的生产关系。但“奴隶制”并不构成社会的主流社会关系,却长期存在。资本主义的棉花种植园、社会主义的古拉格群岛,遑论封建社会。《布莱克维尔政治学百科全书》:奴隶制本身作为支配地位的劳动方式的社会是罕见的。

农民工的孩子几乎都是在老家接受教育的,因而城市中拥有了两代不需要城市自己来养育的劳动力,也正因如此农民工才能接受低廉的工资。留守儿童和父母的分离也是一项沉重的非经济成本。

歧视

农民工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主要表现为:

1、来城市务工只是半合法,没有充分的法律保障,很有可能被遣返,除非集齐五证,办理手续费需要600元之多。2003年国务院废止了收容遣送,但是历经多年,农民工的社会地位和自身心理都难以改观。

2、没有城市户口,择业受到限制。例如开个报摊,只有北京户口的人才有资格申请。寻租现象。

3、同工不同酬,不享受同等权利、福利等。

4、子女入学受限。生源的调剂和安排问题、以及农民工子弟小学离学校近、午饭便宜。

“偏见是建立在信念上的一种态度,歧视是一种行动或行为。更准确地说,其实是指由于某些人是某一群体的成员而对他们施以不公正或不平等的待遇。……屁啊你按的新年成分叫座刻板印象,即关于一个类型中所有人、物或者环境的简单化的或未经证实的概括。……一定的偏见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有用的。”

罗伯特·帕克:“一个人没有了偏见,就没有了确信,最终没有了性格”

1、偏见和其实常常一起出现但并非必然,心存偏见但不一定表达出来,而有时的歧视没有偏见。2、歧视导致教育等资源不足,最终可能会忽略其实是教育程度不足导致的结果。中国的农民工并不主要是产生于民间盛行的偏见,而是主要在于户籍制和在此基础上的差异化的、不能一视同仁的法规:首先是五证和随意遣返,这标志着似乎是二等公民;其次是拖欠工资,有些地方政府甚至以势压人,建筑企业不敢得罪政府,只能拖欠;第三,虽然有法律但是成了一纸空文。一方面没有足够的人力去监督,另一方面“政府即厂商”,政府为了GDP可能会坐到厂商一边。第四,农民工维权艰难,畏惧被遣送,不敢主动找职能部门;第五,农民工子弟入学问题,政策使然。总之,是管理者有了言行示范,才有了老板们对农民工的欺压,而后是全民的歧视、剥夺。

户籍制度的存废

管理者们认为,中国的城市经受不起几亿农民的冲击,必须靠户籍作为城市的屏障。户籍制度在有形层面让几亿人受剥夺,在无形层面,歧视的行为毒化全民的心灵。而北京的人口膨胀并未被很好地抑制,是失败的。北京之所以人口膨胀是因为承担太多的功能,吸引着各种所谓“高端人才”,而这些人需要所谓“低端人才”提供服务例如建筑业、服务业等等。城市管理者不能见不得所谓IDE“脏乱差”,不能有洁癖。

反对户籍制度的另一顾虑在于农民工的不满,可能引起动乱。在城市中的农民工眼见繁华却又受着不公平待遇,相对收入水平差距很大,容易出问题。隧道理论/杜尔凯姆:古代封闭的阶级制度是抑制欲望最有效的手段,上层阶级已经是不容进入的,那么他也就不再期待了。但是在21世纪,什么说辞都不会让农民工子弟相信自己就是个二等公民。认为可能引起动乱的学者引用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的看法:革命并不是在那些中世纪制度保留的最多、人们受苛政这膜最深的地方爆发,恰恰相反,革命是在那些人们对此感受最轻的地方爆的的:因此在这些制度的桎梏实际上不太重的地方,反而显得难以忍受。

历史学是个超复杂系统,有在苛政最深的地方爆发的先例,也有在已经缓解的地方爆发的案例。后来的学者认为是期望值和满意度之间的巨大差距导致了动乱。动乱可能起于繁荣后的萧条,也可能是条件改善刺激人们更高的欲望,也就是急剧改变会引起动乱。但是笔者认为中国已经缓冲了30年,时间上不做铺垫和筹谋,缓行的道理就未免不令人生疑。学者和管理者之间开放的争论应该先行。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