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也夫《城市社会学》第十一讲 · 读书笔记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第十一讲  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是公共生活展开的舞台,比如农村的水井边,城市的街道、胡同、茶馆、广场、集市。在农村里,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分野不清,因为农村人和人之间太过于熟悉,私密性几乎没有,谁家哪个人有点事情一下就能传给全村。因为世代一起居住,传统的习俗,导致私密性得不到尊重和保护。没有严格分界的私人空间,公共空间也就不明显。

相对地,公共空间突出地展现和建立在城市中。城市中邻里来往很少,但是人们有交往的愿望、需求,潜伏在人们心里。但是现实是,在中国,半个世纪以来,城市的公共空间在萎缩、减少。原因在于计划经济、全权制的政治结构约束了公共空间的发展、延续。

公共空间的需求及其同个人的联系

对公共空间的需求可以划分为四种类型

1、舒适:与家里狭小的人造空间对比,有时人们想调剂一下,到外面找个地方坐一坐。

2、松弛:在家里也可能是紧张的,有很多义务、家务事、烦心的事情。换一个场所会有不同的心情,工作和家务都不会打扰自己了,可以松松心。

3、消极的参与:暗中观察周围,真实和细节。

4、积极的参与:晨练、跳蚤市场等

总结对公共空间的需求可以得知,人有一种本性,哪里人越多,越会吸引别人来,人们很原因在一个空间里看别人在做些什么。虽然有时也会像一个人静一会儿,但是性格中的另一面可以说具有更大的普遍性。

和以上需求相关联,公共空间有一下几种意义,或者说,和人们有以下几种联系类型,1、个人习惯(多一个场合调节自己),2、寻找特殊的群体(比如寻找有相同爱好的群体),3、寻找某些信息(中国的老茶馆、国外的咖啡馆,校园某角落),4、宗教和政治活动(伦敦海德公园、天安门广场)

公共空间的基本条件

1、便利:有些空间距离太远,去的人就不那么多,因为不便利

2、安全:如果是公园的某角落,感觉上就不大愿意待着,仔细一想会觉得不大安全

3、尺度:大小要合适,景山对很多人就不算山,珠穆朗玛峰那就是探险。

公共空间的权利

进入权(实质的、视觉进入的)(入口象征)

行动权(空间的分配,干扰和影响的禁止,大规模非常规行为的申报,行动自由与分配的冲突,是否能够满足多种人群的多种需求)

要求的权利和变更的权利(有点市民社会、民主社会的味道)

公共空间的种类和发展

第一类:大公园和街心公园,不可以相互提地啊。大公园不小程度上是为别的城市的人服务的,而街心公园才是日常生活常常涉及的地方。街心公园是朴素的,大公园相比是比较奢侈的、享受的。关于街心公园的设计,可以“二次补充建设”。

第二类:会馆。

第三种:公共建筑物前的露天场所。例如纽约的公共图书馆,很多级台阶成为了一个公共空间,很多人坐着聊天交换信息。北京图书馆不同,正门紧闭,进出功能由侧门实现,领导视察才会开正门;历史博物馆前也有非常宽、大的台阶,但都用铁栅挡住了,不让人坐着,产生垃圾就很困扰官方,打扫麻烦,非常实用主义又狭隘的思想。背后的深刻意义在于开放社会和封闭社会的区别,一边是在空间上给予大家很多自由交往的setting的社会,另一边是一切都要守规矩。

第四:步行街,行人去走就是一种消极参与,是个让人感到松弛的公共空间,不用注意车辆。街头文化可以在这里复兴。

第五种:广场。

中国传统空间还有个茶馆。

茶馆与咖啡馆之兴衰

大茶馆:门面开阔,陈设考究,如老舍笔下的《茶馆》。供八旗子弟等高阶级

清茶馆:以卖茶为主,供生意人、手艺人谈生意、互通信息,市民百姓互助储蓄的喝茶场所

书茶馆:每日两场评书,开场前卖点心,建国后整顿,文革中全部破除。

野茶馆:设置在临近城门的小茶坊,泥坯土房、芦苇屋顶、砂包茶壶、黄沙茶碗,都是低端服务业往来歇脚的地方。

北京现有的茶馆基本都是茶艺馆,并未走进市井生活。

成都茶馆一直都很兴旺,除了市民对公共空间的需求外,一些地理、物理、经济因素也促进了成都茶馆的兴旺。1、道路崎岖,运输靠人力,车夫等服务业从业者都需要休息的地方;2、成都井水味苦,好水需要挑夫从城外河里挑来,茶馆都用河水。3、成都平原燃料贵,买水比自己烧更经济,类似于上海的“老虎灶”。4、开茶馆成本低,厕所掏粪权租给掏粪夫,屋角租给理发匠,预付金就够开茶馆的了。、

国外咖啡馆起始于英国。科塞:“真正自由的聚会场所首先是由咖啡馆提供的。”当时的咖啡馆内不分阶级,都把自己当做一介平民,“欢迎绅士、商人和所有人光临,相聚一堂,莫怕失礼;此处不设上座,以省去你的担心。阁下尽管随便入座,纵有贵人驾到,亦不必起身退避。”这里成为信息的交换处,劳埃德在17C80S建于咖啡馆是最好的证明。在一家咖啡馆,每周三期的小报“劳埃德新闻”,最终共产生了保险商的联合组织——劳合社。

18c中叶,咖啡遭遇红茶对手,东印度公司有组织有目的,咖啡馆衰落,这之后酒吧成为伦敦最大的公共空间。

巴黎后来居上,市民去咖啡馆的频次非常高。但是1960~2001年间,巴黎的咖啡馆也在衰落,是节奏更快、更现代、不断移动的生活方式所带来的副产品。首都更直接迅猛地接受了现代化的洗礼。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