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期乱扯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一转眼就大四上学期了,春节后再开学就是要毕业的最后一学期。对大学生活毫无留恋,因为在一套单一的体系下生活(当一个学生)实在谈不上是一种自由并舒适的状态;当然收获不少,主要是读书和一些经历,或者也许只是让我有种成长了的感觉。就知识积累的量而言,自觉对得起本科四年的个人设计目标:一点稳重冷静的“科学思维”,这主要是社会学的考研经历给我的(社会学知识的积累很可能比本科专业的知识更扎实2333,热爱与兴趣的确是相当足的动力),对于学术应该还差得远,但日常管理自己应该还是够用了。

确实不是一个能一直安于一处的人,太害怕停下,害怕长期与同一群人共处,那也意味着个人的社会化进程严重放缓,发展停滞,视野局限在自身的社会位置中,比如曾经在雾霾天叫嚷着的白领们和柴静(不是说谁对谁错)。这可能也是想要学习社会学的原因之一,如那几本入门书所言,用全景的视角看整个社会,再抬头看看牵在自己身上若隐若现的木偶线。我为何成为了我,他为何成为了他,在总体层面如何考虑问题以及对于我自己的诸多可能性,我还能再做些什么。能在多大程度上理解他人,甚至在什么状况下可能成为他人。每当通过他人的社会行动与社会化过程和思考身为一个人的可能性时,自己身为个人的独立与边界就都变得氤氲模糊起来,我可以不是我,他可以不是他,这样的感觉相当奇妙,仿佛自己快要变橙汁。这样的思考(姑且不要脸地称为“思考”)需要许多迥异的经历,像演员演戏,一个经历太少的演员,再怎么演也摆脱不了自己的出身和影子,也成不了一个好演员。

考研之后就回家找工作。找工作如相亲,什么性格的公司都有,五颜六色。同样是大公司,这家用红黄横幅打标语激励程序员,那多半是行将就木的公司,高龄的外行管理霸着位置不放,管理激励水平低下;这家把忠诚员工高挂在进门处作为企业最想传达给员工的榜样力量,那想必人员流动率不低,也许是行业原因,也许有公司自身的原因,再结合极端安静的工作环境和一般员工待人接物的态度,至少能有一些公司状况的大体判断;这家的入职问卷有行为主义的测试题,比如“在XXX情况下你会怎么做,ABC”,也许HR业务水平不怎么高,或者对人的社会行动理解不深,或者他们只是想招些不爱乱想的“刺激-反应”式员工……公司面试我,我也在面公司。学的就是HR,管理学出身,看哪里都能对公司可见一斑,像用细节看人。面对HR即如过招,彼此什么段位,他想问什么,他问的问题多大程度上能了解我,他如何处理我的回答,几句话也算有个感觉。

总之面试是挺有趣的事情,幸运的我最终进入了一家在我看来员工关系健康、公司发展状况健康、HR业务能力不错(那么管理水平不会差,入职后证明确实如此)、规模适中、没有什么大企业病的公司。平台和机会很好,能让我见识不少。面试双方都奔着毕业转正,我也会尽力工作争取平稳留下。更好的管理水平,意味着入职后的方方面面,包括但不限于公平激励、工作是否能省心专注于业务、自己的发展与未来等等,这是我找工作最看重的一点。长达8小时的共处,可别天天闹心。

最后再说说一直追求的自由。管理自己并对自己负责,听起来还挺简单的,我们只需要高喊“我们不需要一个父亲式的人物/组织来强制我们!”“我们不需要谁来替我们承担替我们思考决定!”,然后争取更多的自主权就可以了(听起来也许还挺个人主义的)。但目前为止的见识与经验是,当面对已有的自由时就可能累得不堪重负:每件事都是需要独立思考与判断的,一切价值观念的形成都需要来自个人的身体力行,与人互动时也面临着相当不确定的期待(角色预期),届时的互动可能和10岁的小男孩打交道一样累。没有航向,没有参考,没有安全感。这样的诉求,也许最终会转入性爱,或者宗教,或者商品经济下的消费主义——总得有个寄托或者能不断刺激自己的存在,给予一点快感,“最终关怀”,或者源源不断的“效用”。自由是四望无边的海洋,令人恐惧又疑惑,若能一帆风顺,按照卢梭到文艺复兴又传承到现在的价值观,就能活得更像个人,挣扎出一个人的形状来。能总是保持如此强韧的精神的人,想必是少数。相比于争取自由,更难的也许是有能力“把持”它并承受相应的重任,而不在迷惘与痛苦中连人格都被(哪怕是短暂地)压碎。也许群体是解药,又或者不是。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