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十五年》- 明朝社会、儒家哲学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不同于一般的历史书,本书旨在描绘社会中枢及各级官员如何互动协作并博弈达成结局,换句话说,是社会学视角的分析。大一时看这本书只觉得无聊,后来学习了学科知识框架,又看了好几遍甄嬛传如懿传,如今觉得这本是还是经典之作,有点儿意思。

这本书在万历十五年前后挑了一些典型人物:万历帝、张居正、申时行、海瑞、戚继光,分别描述他们的社会行动(动机、资源、行为、结果),基本得出了“和社会现实、历史进程硬刚的人都死的很惨”的结论。

首先历史背景是明朝开国就制定的文官政治体系,搭配中国宪法四书五经运转良好。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静止而模糊的成宪已不堪使用,从而与现实分道扬镳,大家免不得开始说一套做一套。例如四书五经坚信官俸应该很低,同时要求父母官一心为民、廉洁奉公,但现实是清官如海瑞穷得驰名古今,则京官考核收受、收税刮“常例”不可避免。四书五经从一开始作为道德标准提供了一种从上到下管理社会的标准、一种共识、一种精神,大抵是三纲五常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等等等等,没有了它,不但文官集团难以讨论以实现国家机器的运转,皇权不可企及的乡村也不再有一套体制规范能够被良好地管理,社会各部分不再能被整合。朱元璋对军粮的配给制度,也就是P2P模式,中央没参与统收统发,则通信、交通等重要的管控技术与渠道都没获得长足发展。

张居正感受到了自己身在中枢却对地方管控完全不足,硬杠硬地开拓新的行政流程、强制施加执行压力,即维新,比如强力收税,比如利用监察机构作为特务惩处异己。不顾底层未解决的管理问题就强推的结果是,不但政策的执行结果适得其反,死后还被一分二位的文官集团反扑以至抄家。申时行就不一样了,他认识到了文官政治体系的关窍所在,知道如果不让文官们彼此信赖、建立共识、保持平衡,则政治决策无法推行。张居正是硬碰硬地要求贯彻,申时行则是整合、鼓励众人期望贯彻。操作的手段就是——礼仪,形式上就是各种隆重仪式。之前看甄嬛传等,主角常把“皇家为天下臣民表率”挂在嘴边,起初只觉得是古装剧装犊子,现在看来确实是一个上行下效的道德治理模式。总之,申时行认识到道德与现实的阴阳双轨,也认为人的贪心私欲并非人间力量所能够消灭,故他的工作都在于不温不火地捣糨糊。这倒不是说他在混日子,虽然确实没有特别大的项目型的政绩,但正是这样的整合才能让文官体系平安运行。是的,文官集团才是国家的真正主人,是权力的真正所在,而皇帝不过是一个机构,大臣们的理想皇帝只是一个没有感情的、遇事可决的机构。皇帝固然有朱批的权力,但把底层技术问题转换为道德议题、把抽象的道德理论落到具体道德议题中、再从道德理论推出技术问题的答案,此所有过程都是把握在文官集团手中。不按此规则而恣意胡来的人,比如张居正,便不得善终。

海瑞不多说了,以传统道德严格要求自己,用朴素的法律意识硬刚社会现实,然而其才能即使再放大10倍也难以成功,不论是法律意识还是技术。

戚继光也很有名,广泛的共同评价是“现实”。立足于社会现实,不求改变政治体系,只在允许的条件中努力做到最好。军队要往前进,会计、交通、后勤组织管理、通讯、办事作风都是现代化的基础,然而这些都难以有所改观。

(未完待续儒家哲学篇)

(太菜了,无法综述儒家哲学,只好截图原文备存,待以后中国哲学知识框架稍稍健全些再说吧)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