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乌托邦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罗翔在刑法课开篇明确观点:正义是客观存在的。本文试思辨地聊一聊“正义”这个看起来宏大、空泛的概念。

罗翔提到他认为正义是客观存在的原因,

首先在逻辑上,大家都经常遇到(评价)“一件事情不正义”,那么在逻辑上就必然有反对面“正义”,否则“不正义”就毫无意义。

其次在经验上,每个人心中都对正义有所向往,人的所有感觉一定有所投射的客观对象,所以一定存在一个“正义(公平)”所指向的对象。

然后是类比论,圆是客观概念,虽然人们画不出完美的圆但圆这个概念是存在的,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这和正义是类似的。

最后是柏拉图认识论,如果持一种怀疑主义的立场,那么所有的认识论都是不稳固的。人类所有思考建立在相信的基础上。所以公平正义是存在的,法律要追求公平和正义。

 

以下是个人想法。

首先,“不正义”的补集是“非不正义”,而不是正义。正义和不正义是两极概念。概念是什么?概念是人们对事物的抽象认识。我们当然可以从经验中认识到“不正义”的规定性,这相当于在地上用几道线画出一个封闭的图形,其边界即我们使用话语赋予事物的规定性。具体地说,我们把“不正义”定义为“主体所不期望的社会秩序”(或者别的什么定义,不过我这个定义和罗翔说的应该没有冲突),那么相应地,在经验世界,还剩下“无所谓的社会秩序”、“期望的社会秩序”、“未知未认识到的社会秩序”……我想强调,以上都不过是文字游戏、形而上的思辨。语言没有微积分那样的精确程度,可以在形而上的层面做到远低于实践需求的疏漏。但凡我们用几个词语分别指涉几个现象,再说他们完整地(或无碍实践地)完善描述了某个更抽象的概念内涵,都是不同程度地独断的。同样,根据“不正义”客观存在 推出“正义”一定存在,这也是在语言内部的游戏,不代表物自体世界就有和它对应的客观实在。

其次,胡塞尔所言一切意向活动以对象化的活动为基础,有的意向活动直接指向对象,有的意向活动间接指向对象。我听到消息而感到高兴,听消息是对象化的意向活动,感到高兴却是非对象化的、情感的意向活动,它间接地指向消息。人们因遭遇不公平而对正义有所向往,遭遇不公平事件是对象化的意向活动,感到不公平是非对象化的、情感的意向活动,向往公平是更加间接的意向活动。然而向往公平最终指向的经验基础依然是原初的“不公平遭遇”。和上一条类似,在话语上演绎出抽象公平,不代表物自体世界或经验世界实际存在其所指。

类比论,实际上相比前两条有所退缩,它没有像上一条坚称“正义”的所指是客观存在(于物自体/经验世界)的,而是退居柏拉图的“彼岸世界”,在柏拉图的彼岸世界所有的“类属”概念都是实际存在的,而且是实体(和亚里士多德相反)。根据这一条论述,可以知道他所坚称“正义”的客观 实际上不是物质那样的客观实在,而是建立在普遍性上的客观性——人人都向往“正义”,或者说人人心中 都有他们自己所期望的社会秩序,尽管内容不尽相同,这类期望秩序被统称为“正义”,所以客观存在。

最后一条,假设人类所有思考确实建立在相信的基础上,但如何证明“公平正义”属于不得不相信的、免于理性审查之基础的一部分呢?这一条是人们基于目前认识能力极限,为继续开展实践而作的挣扎。和中世纪教父哲学把什么都交给上帝是类似,让人不得不相信,有“正因理性不可论及而崇高,所以愈加应该相信上帝存在”的神秘主义倾向。

批判到这里,我的观点已经比较明确:正义只存在于语言世界,其客观性以主体间性/普遍性为基础,是社会建构的。在人们的实践中,“正义”短暂地进入物自体世界,但由于人们的认识限制 以及“正义”内涵的相对主义(不同的社会角色/阶级对社会秩序有不同的社会期望),以“正义”为追求的实践往往造成意外后果。

 

本文写得匆忙,有许多概念是直接拿来用的,没有多加阐述以明晰,可以说是草稿级= =。以后慢慢修补吧。

本文大概是个人学习哲学史和社会学史以来第一篇课外小破文,行文仓促,必然包含诸多滑稽的谬误,主要也实在是因为本人读书甚少学艺不精。之所以写出来一是因为有人催更博客,二是作一次完整的表达有利于个人复习整理、统括思想。如此稍作记录,以备来日回首脸红心跳、自勉再多读书。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